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良秦择穆:杠上法医鲜妻_ 第165章 KiKi的终极命运-

时间:2021-04-29 14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梅儿若雪小说良秦择穆:杠上法医鲜妻 第165章 KiKi的终极命运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容队小心!”



    众人惊叫时,容剑却傻愣在了原地。



    他只是想阻止罗明安伤害赵小果,并不是真的想要罗明安的命。



    他非常鄙视赵永利和孙美兰的品性,其实很同情罗家父女,可他是个警察,只能教育大家用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,而不能纵容犯罪,何况此时罗明安要伤害的是一个年仅三四岁的无辜的孩子,他开枪也是迫不得已。



    眼看着KiKi手中的尖刀就要刺中容剑胸口,离容剑最近的穆语猛地扑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小语!”



    “砰!”

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

    KiKi的脚被击中,在距离容剑不到一米的地方扑倒在地。



    “小语,你没事儿吧?”



    虽然已成功将穆语拽到一边,但秦晋桓仍心有余悸,一边紧张地查看她有没有受伤,一边暗斥自己的粗心,差点让自己的女人受了伤。

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。容队怎么样?谁开的枪?谁受伤了?”



    因为被秦晋桓挡着视线,穆语还没搞清前面的状况,一边急问,一边想推开他查看。



    秦晋桓余光早瞥见了容剑没事儿,此时无暇顾及那边,见她毫发未损,转而责备:“你以为你是钢铁侠吗?那么尖的刀你也敢挡?”

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事儿吗?”穆语抓着他胳膊,极力往外侧伸头,“谁受伤了?是容队还是KiKi?”



    “等有事儿不就晚了?”秦晋桓将她搂入怀中,“我怎么向你爸爸妈妈交待?怎么向爷爷交待?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儿不许逞能,记住没?”



    “你能别这么啰嗦吗?”穆语有些恼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关心你!”



    见她完全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,秦晋桓也恼了,“如果记不住我的话,这个班别上了!”



    “秦晋桓!”



    “穆小语!”



    “KiKi!你这是干什么?!”



    容剑突然惊惶失措的声音惊得穆语全身一颤,马上推开秦晋桓往外看去。



    秦晋桓顿时也无心和她再呕气,一并扭头看去。



    此时容剑正蹲在地上抱住KiKi,一边冲刘小凡大喊:“快,叫救护车!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KiKi一出声,嘴角便溢出殷红一片。



    这时穆语才注意到她脚边有一大滩血渍——那是中枪所致,胸口则赫然插着一把刀——正是那把她用来刺容剑的刀。



    穆语大惊失色地看向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刘小凡质问:“怎么回事儿?已经开了枪,为什么还要补这一刀?!谁下的手?!”



    脚踝处中枪倒不是很严重,严重的是这刀插在接近心脏的位置,一旦处理不当,是会致命的。



    按理说已经打伤了KiKi的脚,她对容剑及众人就构不成威胁,根本没必要再补这一刀。



    “不是我,不是我们,是她自己,是她自己捅的!”刘小凡显然也没想到KiKi会这么做,惶惑地连连摆手。



    “她自己?!”穆语惊呆了。



    自杀?!

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!聋了?叫救护车啊!”青筋都爆起来了的容剑冲刘小凡怒吼。



    “哦,哦,好,我就打,就打。”刘小凡才回过神来,慌忙掏手机。



    “真不用,谢谢。”脸色惨白得吓人的KiKi,本想抬手制止,奈何手才抬起来,便无力地垂了下去,只得改为摇头。



    这出声时,嘴里又吐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。



    “别动!小心伤口!”容剑惊惶地抓住她的手,不让她动弹,以免带动伤口,一边连声痛声道歉,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只是想阻止你爸爸伤害赵小果,不想让他错上加错,我没想到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容队长,我不怪你。我爸爸犯了大罪,死刑是逃不过的,你不过是给了他一个痛快。”KiKi弱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着,同时还艰难地展了个微笑。



    这个微笑让容剑愧疚不已,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

    这时KiKi努力抽回手:“容队长,别碰我,我脏。”



    “不,你不脏,你是个好女孩,只怪命运不公,让你吃尽了苦头。你……”



    突然发现KiKi抽回的那只手握住了刀柄,陡然明白她意图的容剑,顿时心惊胆裂,飞快抓紧她的手,不让她如愿,一边急声劝慰:“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爸爸吗?只会让他死不瞑目啊!你还年轻,一切都还可以重头开始啊!”

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来得及!怎么来不及?你才二十一岁,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启程啊!完全可以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的手!”几番挣扎不动的KiKi,突然失控地怒吼起来,只是身体才用力,她就痛得倒吸气,又软软地躺回容剑怀中。



    这时,她身上的那抹殷红陡然晕开,鲜艳而刺目,让众人触目惊心。



    穆语终是忍不住,快步上前,蹲下来,轻抚着她胳膊轻劝:“KiKi,等安葬了你爸爸,你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放开我!别碰我!”KiKi再次紧咬着牙关,瞪着她吼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穆语被她的样子吓着了,一时有些发怔。



    秦晋桓立刻过来拉她:“由她去,没你事儿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KiKi流着眼泪弱声道歉,“你们都是好人,我知道,你们的好心我心领,只是请你们都别再碰我,我有艾滋病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艾滋病?!你,你得了艾滋病?!”最先尖叫的是刘小凡,因为今天整整一天他都和KiKi在一起,之前也和KiKi打过不少交道,貌似几次他都是挨着她坐的,而他前几天恰巧划破了手指,还没贴创可贴。



    万一……



    他脸色发白,不敢想下去。



    “你有艾滋病?!”容剑和穆语亦是无比震惊。



    秦晋桓早已将穆语往后拽了两步,生怕再靠近一点KiKi都会将艾滋病毒传染给穆语。



    容剑才明白KiKi选择自杀的原因,但并没有松开她,看她的眼神反而越发怜惜,痛声轻劝:“艾滋病人虽然无药可治,但只要治疗得当,一样可以活十几甚至几十年,你还没到最后关头,不能放弃啊。”



    KiKi凄惨一笑:“晚期,医生说至多三个月。”



    她话一出,众人均愣了,连容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

    此时聂小湘早在民警的帮助下将受惊过度的赵小果带离了天台,天台上就剩下他们几个,一时间这里寂静得有些吓人,众人再看KiKi时眼里都带着怜悯,连一向冷漠的秦晋桓眼里都有了一抹温度。



    “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急.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

    众人回头,就见几个白大褂抬着一个担架匆匆跑来。



    “不!不许靠近我!”



    KiKi也发现了他们,马上激动地扭动着身子吼叫,只是无论叫一声还是动一下,都会牵动她的两处伤口,让她痛到极致,脸色开始由惨白转为死灰色,身体抖得更厉害,但即便如此,她还是竭尽全力地喝制着医务人员的靠近,不过她的声音已然低若蚊蝇。



    众医务人员本就被她血人样的模样惊住,这会儿见她这气若游丝的样子,均不敢再靠近——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,知道强行靠近只会让伤者更加激动,继而加深伤者伤势,后果不堪设想,他们可负不起这个责任。



    穆语想到罗明安说的一句话,马上劝道:“KiKi,你忘了你爸爸临走前叮嘱你不能轻易放弃治疗的话吗?你真的要让他死不瞑目吗?”

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。”KiKi哭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,流到嘴角处,和血渍混在一起,再顺着下巴流至衣服上,越发增添触目惊心之感。



    “KiKi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容队长,你放开我,我要看我爸爸最后一眼。”她说每一个字都紧咬着牙关,似在拼尽全力。



    “答应我,看了他最后一眼,就去医院好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我立刻让人把你爸爸带走,让你看不见他最后一眼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带我爸爸走!”KiKi哽咽着哀求,“让我再看一眼我爸爸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我。”
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KiKi闭着眼睛倒呼一口气,显然快支撑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“快答应我!”容剑很心急,生怕她眼睛一闭上就再也睁不开。



    几秒后,KiKi从紧咬着的牙缝里含糊地吐了个“好”字。



    “我抱你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要!”她蓦地睁眼,“小心感染!”

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

    “容队长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别说话,”容剑极为小心地抱起她,慢慢地往罗明安身边挪步,一边提醒,“你已经答应了我,看了你爸爸一面,就去医院。”



    KiKi没应声,只是慢慢地转动脖子,往罗明安看去,一边口齿不清地重复着“爸爸”。



    终于,容剑走到了罗明安身边。



    “容队长,放我下来,我想摸摸我爸爸的脸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求您,这是我最后的心愿。”



    容剑十分迟疑,但在穆语的帮助下,还是慢慢把KiKi放在了罗明安身边。



    “容队长,对不起,我食言了。”KiKi惨然一笑,突然身体一转,趴在了罗明安身上。



    “KiKi!”

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

    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KiKi,没再看他们一眼,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抱住父亲,用只有她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句“爸爸,我来陪您了,下辈子我还要做您的女儿”,便软在了她渴望已久的怀抱中,随即眼神慢慢黯淡,直到完全变成灰暗。



    本想上前抢救的医务人员们,见此情形都摇起了头,然后默默地掉头而回。



    容剑蹲在KiKi父女俩身边,好半天没说一句话。



    “容队……”喊罢,穆语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低头,默默地擦着眼泪祭奠这对命运坎坷的父女。



    秦晋桓轻轻抚住她双肩,将她往怀中带,她一个转身,便扑在他怀中大哭。



    曾经她无比同情阎小兵母子,以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,没想到罗家父女的命运比他们还惨。



    不是说恶人才有恶吗?为什么善人也会遭恶报?



    她想不通。



    天上原本明耀的星星,不知什么时候也都悄悄隐去了,似乎也在为这对父女悲惨的命运而叹息。



    好半晌,容剑终于站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刘小凡一边指导队友将两具尸体运走,一边问容剑:“容队,这两桩恶性杀人案可以结案了吧?”

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刘小凡不解。



    “因为罗明安根本不是这两起凶杀案的凶手。”脸上还是泪水的穆语哽咽着插话。

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容剑也郑重点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