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杀神证道_ 第三百九十章 海蜇天来袭-

时间:2021-05-28 11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线上有鱼小说杀神证道 第三百九十章 海蜇天来袭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张叶也跟着他一起陶醉,如词中的描绘,实在是太美了。如果见到了,肯定是值得回忆的。因为还没有见到,张叶就产生一种回忆的感觉了。人不忆江南。



    “江南,我都想去了,你说的太美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哈哈,我会画画,要不要,给你画一张看看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, 好的,我要看。”

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。



    “怎么样,好看吗。”



    张叶皱起眉头,这算什么画,西方的画他倒是看过几次,那是叹为观止。但是,这东方的。不,应该说大明的,这……这哪叫画画,这根本一点真实的效果都没有。不对,难道说,他们严重看到的人和自己眼中看到的不一样。不然,就不好解释了。就算三岁孩童画画出来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吧。虽然说,他也不会画画的说。



    张叶,“你画的真的太儿戏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,好吧,我知道,你一定看过西方人的画,所以忽略掉我们东方人的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嗯,我的确看过,但你们东方人的画都这样吗。”



    “嗯,其实,我觉得还好的。很真实。要怎么说了,我想,你是被西方人的审美观影响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,我就拿画画说,所谓的画一定是让美好事物更体现,就算好像不真实,但是,看得出来什么就好,难道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哦,就算是这样怎么样呢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么,你想想啊,西方人的画,和东方人的画。这是审美观的问题,而不是手fa功底的问题。”



    “等等再说,”



    “在呢么呢。”



    “新词语太多,我接受不过来。”



    “哦哦,那你慢慢接受吧,我想我需要睡一觉,我还是大病初愈呢。”说着,就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”

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叫什么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叫做郑和,刚收到手下的消息,船终于修好了,我们再会。”



    “啊,你别走啊,我还有很多不明白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是赶紧扩张国土吧。你现在的身份,哪怕好近继续,也到不了我们大明啊。”



    “啊啊,再见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郑和就这么消失在城门外。



    张叶心道:“郑和居然有手下,看来他和我一样是国王。不,应该说是庄主。但我的的确确是国王啊。”



    如今,张叶的子民已经到了五千。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量了。对于他来说,这是非常困难才能够达到的五千人子民。



    五千人子民,就可以抽出三千士兵的样子,张叶非常高兴,他现在,就算是敌国查卡查卡也敢斗一斗了。须知,他还有一个城市。是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张叶城,那座城市也发展很好,现在有三千多人,可以抽出一千多兵。总之,近乎五千的士兵,是一个非常大的战力,是时候进攻查卡查卡了。曾经好几度发兵过来要没自己,现在是反击的时候了。



    “报告,报告,卡木落来进攻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,卡木落的入赘女婿,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厉害的。”



    张叶带着士兵们已经来到了城墙外。张叶注意到,在不远处有一个水池。看起来不是很大,但张叶知道,应该会很大。突然,他坐下去,也发现了,果然是很大的。他赶紧从池子里面抽出身体。“我似乎想到了一个妙招。”



    张叶发现对方守城不出来。张叶有些急切了,突然有人发出惊呼,“啊,快看,啊——”



    张叶不知道,这些人在叫什么。张叶决定了,要用计谋攻破这座城市。因为,郑和离开的时候,给了他一本书,叫做孙子兵法。



    张叶决定使用水攻,恰好是看到那个深不见底的池子,也知道,是城内的水源供给。张叶觉得他们妖怪就乖太懒了,一个水而已,居然要在这里弄一个这么大的池子。



    “城中还有七只军队,每一支军队都非常厉害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,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出城。”



    探子道,“他们要等我们围城疲惫,然后一齐杀出!”



    张叶大怒:“好,我要让好看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们跟我来。”



    “是。”



    张叶带着一队百人士兵,指着那个深不见底的池子。“看到没有。”



    “看到了,是一个水池。”



    张叶道,“我们利用池子里面的水,水淹七军!”



    “可以吗,”



    “这能行吗。”纵使是他的亲信,也有点不信。听起来太玄乎了,水淹七军,那岂不是要把城池中的人活生生给淹死。



    张叶大声道,“不行也得行,听我的命令行事。”



    百人士兵高呼,“是!”



    就在此时!!



    瓶中世界开始剧烈的变化。



    一种融合的画面出现,在逐渐生成。



    貂蝉知道瓶中世界变化了,但不去管它,依然高频率移动,只为了躲过海蜇天的追踪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“小哥,你多大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十五。”



    “做过那个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哪个。”



    “哈哈,要不要玩玩。”本来看起来很正气的中年人,突然面相猥琐。张叶一皱眉,话也不回,挑着担子直接走了。



    一担柴卖了5铜板,刚好可以兑换一对打火石。家中的打火石已经十几次擦不出一把火花。新的打火石,前面几十次,每次都能冒花。



    来到镇上的杂货店,其实也不是常光顾。一个月总有几次,那一脸佛像的掌柜喜气的声音响起,“小哥,这次要买什么。”



    “给我来双打火石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叻,收你五铜。”那双带有油腻的双手也是迅速,一眨眼就把打火石拿出来。当张叶要走之际,发现不知何时门帘后面钻出一个头,甜到心坎的声音:“爹,我的鹦鹉又不叫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给它喂米。”掌柜大声说。



    张叶偏过头,收拾好打火石,赶紧走了。



    “北极武馆招生,100铜包收。”几名威武雄壮的大汉身穿白色无袖卦衣,在街上哟呵着。一位二十几岁的男子过去询问,却被当面挡了回去,“去去,你不符合条件。”那男子一脸不解,另一名大汉喝道,“武馆只招收二十岁以下。”



    张叶略作停留,还想听些话。其中一双眼睛射来,张叶提起箩筐迈开步子。



    “别走!”武馆壮汉叫住张叶。



    “李三,你这是干啥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他有点潜力吗。”李三把少年拦住后对同伴挥手道。



    那两名同伴仔细胆量这位瘦弱的少年,摇头,“看不出来。”



    李三对少年问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

    “张叶。”



    “对习武有没有兴趣。”



    张叶道,“我没有钱。”



    那两名同伴催促,“走了,李三,我们去下个镇宣传吧。”



    李三没有理会两名同伴,继续对张叶说:“北极武馆是全国前十武馆,只在县城以上开设。我们是琅琊城来的,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琅琊城北极武馆。要想一番作为,趁得年少。”说完便追上同伴去了。



    李三的话给张叶的心灵开了个口子。他下了决定,准备把能卖的东西都卖掉,换去琅琊城的盘缠和武馆报名费。



    收拾能变卖的东西时,却没想到找到一把匕首,那时死去爷爷床下压着的。出鞘薄如蝉翼,银白的刃让张叶见到就喜欢上。爱不释手的把玩。他惊奇的发现,当匕首没入柄鞘时可以任意弯曲,首尾缠绵。他更认定这是件宝物。这是爷爷留下唯一一件,也是最贵重的物品。



    张叶清理稻谷及谷种,总算凑够了100铜。既然把谷种都卖了,这也说明他下定决心。



    一共是153铜,比预计的多,因为今年干旱。



    只要有路的地方,随处可见据摞的老人,脏兮兮的小孩。他们一脸没有生气,却也是有自尊没见乞讨。当巡逻士兵看到这些人,立马就把他们赶到难民营。他们也很自觉的并不反抗。



    张叶默默的望着那些被军兵轰赶的难民,他拧了拧口袋,还只行一半路程,钱就用不少了。还有105铜,看样子,等到了琅琊城铁定不足100铜。就算100铜也不够的,那只是报名费用,伙食那些呢。



    不过自己年轻,随便找个活干,大不了重拾砍柴。也不知道那边是否有适合当柴烧的树木。



    “你说琅琊城,东边走,还有五十里。”
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叶估摸着还有三天路程,这最后三天路程相当不平静。居然就在他眼前发现打杀,那些人也贼是厉害,让张叶见识到什么是功夫。如果普通人,可能分分钟钟解决完事,可他们足足缠斗了个把时辰,而且最后双方都没有人伤亡。终于来到琅琊城下,却被守城士兵拦住不让进去。一问原来是要入城费,这样又花去5铜。总算来到琅琊城,但此时身上只剩90铜。



    夜晚,街上灯光照耀,俨然一座不夜城。加上琅琊城是方圆百里唯一城市,人自然是多得不在话下。



    少年浑身脏兮兮的,那些妇女,小贩见到都露出厌恶的眼神。少年无动于衷,他继续寻找武馆。这一天下来,且不说北极武馆没寻见,其他任何一家武馆也没有找着。他不由得怀疑是不是没有武馆这一回事。武馆出来的武者,他们凌驾普通凡人之上受人尊敬。想起来觉得不真。



    就在他觉得自己被骗了的时候,这处路灯难以照射的地方看到一家武馆,凑巧的不说,正是北极武馆。只是完全没有一点气派,一点也没有传说中武馆拥有的样子。门楣的门匾也七倒八歪,险些落下了。



    他凑近了些,发现门是坏的,他不由得一推,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被推开了,这是一处大院,左右两个角落插着十几个木桩。正中间的烛台上面灯火通明。这可能是这间建筑唯一一件没有被时光抹去痕迹的东西。



    “是谁,你是谁?”突然,让张叶吓了一跳,在他前方出现声音,当他抬起头,声音到了身后,他转过头看到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人。他的头发蓬乱,目光与语气那样冷漠。



    “我是来学……武的。”紧张之下,张叶支支吾吾。



    “学武,学武,哈哈——”那人长啸过后卷起衣袍,一甩。



    帮当帮当。四处地块尘土飞扬,那些方块板砖如排山倒海席卷。景象骇人。



    这,这是武功!这人定是武者。张叶无比激动。



    “请收我为徒!”也顾不得身上没有100铜,张叶拜身而下。

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



    笑声渐渐消失,张叶抬头才发现,那人已失去踪迹。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他终于见识到真正的武者。这绝对不是城外滋事斗殴小混混能够比得。



    “你是问武馆里面的师傅?里面哪有师傅,在半年前整座武馆的人消失了,后来好多想学武功的人都过来碰壁了,你也是想来学武的。”



    张叶咂舌。



    不知不觉十天过去,琅琊城物价高的吓人,如果是他所在的小镇一天只要花销1铜就吃的很饱了,这里一天5铜才勉强吃饱。



    不过多少天,钱就会花光。得谋出路。原本想砍柴卖,在琅琊城却不行,琅琊城周围树木并不多,而且森林是处于保护状态的。那些贵族放羊猎物的猎场亦或者丝绸,燃料这类奢侈品。



    经过几番波折,张叶终于找到工作,这也是东家看他年龄小,开得工钱少,可工作性质却一点不马虎。是给贵族当马夫。好像也只有这种年纪适合吧。在马场中像他一样的少年还很多。



    “今个你们又加入一位新成员。”说着马场东家把张叶推出来面相大家,张叶他也自觉的自我介绍:“我叫做张叶,今年15.”

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土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咳咳,”略显肥胖的东家挺着大肚皮严肃的以咳嗽打断众人议论。



    张叶注意看,这些人大多数跟他岁数相仿,即使有些大的也不过二十来岁,绝对没有超过三十的。



    “我请大家注意,我们是为城中的贵族工作,我们必须要低调。当然,你们年纪小的可以顽皮一些,不过必须要回看脸色。如果碰到闷葫芦贵族区调皮,屁股护卫打开花,我可当做不知。”

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又是一阵哄笑。



    气氛相当轻松,这就是年轻啊。



    “张叶,你就跟他们一起。”东家指着一小撮。张叶这才发现,这些人虽然几十个,但也是分好类的。东家此时指着方向的人,年龄比较小,他发现好几个甚至比他还小,只有十四岁吧。就算比他大的也不超过十六岁。这一小撮是14,15,16的小团体。



    “梁峰,你好好跟他说下注意事项。”



    “是。”梁峰16岁,他稍稍站出来,他正是小团体的一员,也是头头。他的脸相对平静,他看起来比其他同伴要成熟。张叶回想,这群人有好几个不随众人笑笑,梁峰正是其一。



    东家的训话结束后,梁峰把张叶单独叫到一边。

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做。”

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

    “马夫的职责是为贵族照看马,还有满足他们各种刁难。”



    “刁难?”张叶瞪大眼睛。



    “嗯,他们贵族不是普通人,脾气比较怪。你必须掌握住他们的脾气,不然会吃亏的。总之,第一个要比较好。你看我,是这个样。面对贵族,就不是这个样了。你可以多多注意他们是怎么做的。如果运气好,被贵族中意,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。”



    “总之,伪装是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对,伪装。”



    伪装说说而已,真要做哪有那么容易。



    “小马夫,马鞭拿来。”



    张叶恭恭敬敬从马鞍上拿下马鞭递过来,因为是表尊敬,一刻多钟都没有朝对方看。这递过去东西,必定会看见对方模样。就这样——



    “小畜生,啪啪!”那位贵族妇女论起来就是几鞭甩下。



    原来这位贵族女人脸上竟然有很多小孔。张也知道,那是一种病,就叫做千苍百孔。



    啪啪——



    一下,两下。就在这时,有声音高呼:“张叶,张叶。”



    是梁峰来了。



    “哼!”苍孔贵妇收拢鞭子,脚踏马鞍,骑马走了。



    “没事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嗯,还好,还好。”说实在话,张叶刚才被打蒙了,虽然只两下,但那贵妇出手贼重,简直是往死里打,屁股,和腰背火辣辣的。



    “真的?”梁峰不信,刚才虽然大老远看的不清晰,却知道那苍孔贵妇是有名的恶婆,下手贼重。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做她马夫。



    “啊,你的背上!”掀开张叶的衣服,背后那倒鞭痕触目惊心,就好像火烧的铁烙烫过似的。



    “是吗,哎哟!”张叶用手一摸,疼的要死。却也感觉,自己仿佛多了一条肉似的。



    “你随我来,我给你上药。”



    梁峰双手麻利的在白色箱子里面翻弄,很快被他捣鼓出几瓶药水。他让张叶贴睡在长板凳上,“你忍忍啊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板凳下,张叶的脸也是一阵青的,他仿佛想到了久远的记忆,如临大敌。



    一阵后,两条伤痕都涂抹了遍,在此期间张叶除了发出咬牙的声音,被没有叫疼,梁峰竖起大拇指,“看不出来,你挺能忍的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