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_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真假假-

时间:2021-07-09 11:4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福湖不分小说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真假假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说实话,赵庆安是不想参与这档子事的,因为通过望远镜看到月魔跟金不二战斗的过程,让赵庆安彻底颠覆了自己的人生观,同时也深深的为自己的小命感到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大众脸再三保证这个月魔是十三处的人,而且还认识的话,打死赵庆安也不会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赵庆安哪里知道,所谓的认识压根就只是见过几面,混个脸熟而已,就交情而言,是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赵庆安在靠近月魔所在的快艇后,直接纵身一跳,就想跳到肖文轩所在的快艇里。

    只是赵庆安到底是高估了自己,这一跳不但没有如愿跳进快艇,反而“噗通”一声掉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银铃般笑声响起,好久了自己都没见过这么傻的人了,真是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但是笑也笑过了,不该看的都被看到了,为免麻烦,自己还是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手”大众脸哪里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恐怖,连忙阻止,然后急急解释道:“他是赵庆安,就是他通知你们救人的”

    “哦”月魔楞住了,还真没想到有这一茬。

    看着大众脸面熟,于是皱眉道:“我见过你”

    “见过,我也是十三处的”

    “呃,不对,十三处的人我都认识,我怎么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道一半,还在大海里扑腾的赵庆安,瞬间连蛋蛋都凉了,甚至一度连挣扎都给忘了,要不是呛了几口水,让自己清醒了点,说不得就直接晕死在海里了。

    大众脸哪管的了赵庆安啊,见月魔认不出自己,连忙解释道:“我是三十处对外行动小队的,只是替组织寻找同类而已,至于我是没那种能力的,所以月荷姑姑你不认识我”

    “姑姑!我很老吗?”月魔很不高兴的道,要知道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说自己老。

    大众脸的脸抽了抽,自己真是嘴贱,情急之下把最不该说的都给说了“误会,误会,月荷妹妹,在我的心里永远只有十八岁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?心里?”月魔依旧皱眉

    大众脸脸黑,连忙纠正道:“十六岁,花季雨季,含苞待放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形容词,差点没让罗佳和赵庆安呕出来,这也实在太不要脸了,不过好悬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,所以也不敢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到是月魔有点喜上眉梢,也没在对大众脸横眉冷对,只是“哼”了一声,就没在计较。

    赵庆安好不容易攀上了快艇,正要奋力的往上爬的时候,却是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的往上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赵庆安疑惑,低头一看,果然自己还就真的这么飞了起来,只不过自己的腰间好像多了一道似水似鞭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是对方有意这样的,只是不知道是善意还是恶意啊,要是善意的话,也没见的把自己带上船啊,可要是恶意的话,也没见动手把自己给杀了。

    赵庆安想不通,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自己即使在怎么挣扎,都不见得有用,所以也就任由对方就这样把自己给举到天空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赵庆安的行为让月魔产生了好奇吧,所以当下就问道:“你很着急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里面是我老婆,我能不着急吗?”赵庆安没有办法,情急之下,也只能当自己脸上抹黑了。

    月魔一愣“里面那个是你女人”

    “未婚妻”

    “哦”月魔越发的感兴趣了,一条软鞭悄然再次出现,顺势把肖文轩带出舱之后,月魔是看了又看,顿时好笑道:“你头上还真绿啊!”

    对方似有所指,赵庆安即便不知道,对方是怎么了解的,但是对于这种高赖高去的人早就免疫了,于是自嘲:“这个中间有点曲折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月魔惊奇?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没有做过,我还能不知道”赵庆安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她家挺有钱的,该不会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老子要想钱,动动手指全世界的钱都会尽我口袋,我能看的上”

    “哦,口气到是不小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赵庆安没法争辩,也懒得去争辩,于是马上转移话题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月魔无所谓道:“没什么,被人灌了点酒,然后又被踢了一脚,伤了胎气,估计孩子保不住了,至于大人嘛也够呛”

    “啊”赵庆安大吃一惊,连忙道:“前辈,有没有办法把大人保住”

    “前辈?”月魔咀嚼了赵庆安的用词,这两个字在当今社会用的已经不多了,难不成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是一类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叫我前辈?”

    “电视剧上不都是这么叫的吗?”赵庆安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看着赵庆安一副理所当然而且又欠揍的样子,月魔顿时觉得自己被侮辱了,所以当下就直接把赵庆安摁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赵庆安猝不及防,感受着窒息的滋味,还没能适应,又再次被带出了水面,刚要庆幸,又摁到了水里,如此几次之后,赵庆安想死的心都有了,这刚刚招收了几个狗腿,还以为能过上类似公子恶霸的人生呢,哪成想依旧是被虐。

    这滋味可不比被人打一顿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看着赵庆安被折磨,大众脸不得不硬着头皮插嘴道:“月荷妹妹,这个也是我们的人”

    月魔立马停手,不确定的看这大众脸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曾经是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大众脸有心想把事情完整的讲一遍,可是貌似以赵庆安的肺活量被按倒海里后,也不见得能坚持多长时间,于是只好长话短说道:“他被我们给抓去过,然后觉的没用,所以又给踢出来了”

    “哦”似乎这种事情,也不新鲜,月魔没有兴趣在了解,抬头看了下天色,觉得自己耽误的够长时间了,于是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大众脸再次疾呼:“住手”

    月魔不愉:“你还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他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为何!鬼知道为何啊”大众脸苦笑,今天要是别人,顶多就把威胁一下,不让人把事情给说出去就好了,但是偏偏遇到的是这个煞星,真是出门没看黄历。

    “月荷妹妹,这个赵庆安也在找钥匙,而且已经有眉目了”

    月魔惊奇,立马把赵庆安从水里捞出来,凑到自己眼前道:“你有眉目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。。有。。。眉目了。。。”赵庆安被呛的七荤八素的,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哪里会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在调戏自己啊,月魔可没没有那么好的脾气,立马就要把赵庆安再次弄到水里去。

    大众脸见势不妙,连忙提醒道:“钥匙,肖家的钥匙”

    赵庆安心领神会,立马道:“是的,肖家的钥匙”

    月魔再次惊奇,一瞬不瞬的盯着赵庆安确认道:“你知道,肖家的钥匙被带到哪了?”

    赵庆安能说没有吗?看这意思,今天自己要是说没有,估计这个女人是不会放过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哎,无端端又添了一桩事,这肖家还真是个祸根啊。

    赵庆安没有办法,于是急急解释道:“如果你说的是肖建军当初意外闯入的那个村子丢失的东西,我确实有点消息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。。。。。。很好”月魔根本不安常理出牌,一条水鞭缠上赵庆安的喉咙后喝道:“那就把你知道的,告诉我,我饶你不死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赵庆安惊恐,自己怎么 又成待宰的羔羊了,不是看在钥匙的份上应该给自己好处的吗?怎么仅仅只是饶自己不死。

    罗佳这个时候不出手也得出手了,一把枪赫然出现在手上,只是刚要抬手开枪,却是一鞭子被人连枪带人的抽到了天边,然后掉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月魔不屑的撇了一眼道:“不自量力”

    大众脸真想一头抽死罗佳,事情已经那么糟糕了,却还要添乱,现在这个样子叫自己怎么办啊。

    “月荷妹妹,你先把人放了,他会告诉你,而且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今天你们能这么顺利跟到这,也是因为他的功劳,你想啊,他要是不是事先知道点内请的,怎么可能得到这么隐秘的消息啊,您等下还要去对付别人吧,有个知情者,对你来说不是更加安全嘛”

    月荷一脸不屑:“就那个老东西,你以为我怕他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不怕,不过要是月荷妹妹直接找过去,然后发生冲突,到时候难免要争斗一番,要是你把事情闹的太大,让太多普通人看的话,十三处会很被动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月魔低头沉思,显然有点被说动了,大众脸指着赵庆安再接再厉道:“他曾经也是十三处的人,这说明他曾经也有过特异的表现,所以才会被组织带走,虽然最后没有留下,但是难保以后不会出现特异功能,十三处像您这样的人本来就少,这多一个同类总归是多一分助力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就他这种废物?都被扔出来了还有什么用”

    “万一呢?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啊”大众脸巧舌如簧。

    “算你说的有道理”月魔意动,考虑到以后有可能会是同类,所以还是把赵庆安给放下了。

    赵庆安脚一沾地,急急朝肖文轩走了过去,突然间裤腿被人拉住,低头一看,这才注意到苗曼云。

    苗曼云其实已经醒了一会儿了,这会儿也不去寻根问底,只是哀求着跟赵庆安说道:“救救文轩”

    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赵庆安无语,自己有办法吗?连这条命都是好不容易挣下来的,还管的上别人。

    可是不救,又有点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妈的”赵庆安咒骂。恨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心善,明明已经告诉自己很多遍,不要惹事上身,可是每一次都会忍不住。

    就自己这货色,连自身都难保,却还要救别人,早晚有一天会因为好心被人害死。

    “月前辈,能不能救。。。。。。”赵庆安郁闷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月魔身上。

    月魔皱眉,一脸不善的看着赵庆安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闲?还是觉得,你有这个面子能让我救人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东西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月魔忍不住喝问道。

    赵庆安无奈,指着肖文轩道:“先救她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”月魔好笑,随便抬了抬手,海面上升起一道水龙卷,然后赵庆安再次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庆安惊恐,月魔却是嘲弄着说道:“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?”

    看着海底一条条被水龙卷带起的小鱼,只是在水龙卷里转了两圈,就变成了粉末状的东西,赵庆安不认为自己被送进水龙卷后会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在哪”苗曼云见着自己的女儿状态越来越差,急急出声道。

    月魔冷笑:“现在一个个都的知道了,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很好骗”

    苗曼云没有办法硬着头皮道:“我真知道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相信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这些人要挟我老公交出来的东西,我真知道再哪?”

    月魔好笑:“你是想说,你被那个老东西绑架的时候,会告诉你东西藏在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东西还在我老公的手里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”

    苗曼云苦笑:“我男人的性格,这么多年了,我能不知道,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把东西给出去,所以那件东西应该还在我老公的手里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月魔不相信,“那据我所知,你老公被抓,连东西也被带走了吧”

    “是带走了,我也看到了,而且是亲眼看到的,但是我敢百分百肯定,我老公绝对不会把真的给出去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肯定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管,如果你救我女儿,我就带你去找,但是如果你不救,那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老公可就再也没人知道东西在哪里了,而且我还要提醒的你的是,我老公就像你说的,已经被抓,他的骨头再硬,可是我儿子还在他们手里,所以我老公的时间不多了,你们的时间也不会多到哪里去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杀了你”说话间一枚苗曼云也被带到了水龙卷的附近,显然月魔并不是甘于被威胁的人。

    感受着死亡的威胁,苗曼云出奇的镇定,一瞬不瞬的盯着月魔道:“我不知道你有么有做母亲,但是如果你也是的话,你就应该明白我的选择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怕死”月魔恼怒,挥挥手苗曼云离水龙卷更是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苗曼云一点也不打算妥协,见着对方威胁自己,把心一横,直接想把自己的一条胳膊伸进了水龙卷里面。

    刚刚粗碰到指尖,苗曼云就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,转头一眼,却是发现自己的最长的中指已经少了一截,看着对方不为所动,苗曼云当下硬气,再次往里伸。

    月魔见状,连忙撤了水龙卷,可是就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,苗曼云的四根手指头就已经齐齐少了一截。

    肖文轩泪如雨下,久久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月魔没有办法,道了声“算你狠”,只能放下苗曼云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